免费视讯聊天

天涯·島嶼·情1-14.

2020-09-10 出处:未知

  第一章離奇失蹤

  這是一個很隱秘的小山莊,山莊幾乎和外面斷絕了聯系。除了可以在電視上

看見外面的變化,其餘的,對于這個山莊的人來說都隻有向往。

  山莊並不算是很大,也僅有幾百戶人家。這�的人平時靠3樣爲生,打獵,

種田和捕魚。隻是最近幾年,出海捕魚的人越來越少了,因爲在海上忽然發生了

一件很離奇的事情。

  出海風浪大,人員有所失蹤本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。不過,最近幾年來,這

個山莊很多年輕力壯的小夥子出去捕魚都會離奇失蹤。而且,失蹤還是一件小事。

在這些人失蹤幾個月後,這些家庭總會得到一筆數目很大的資金和一封匿名信。

資金足夠這家人一輩子的開銷,而信上也隻有短短幾句話,「你的孩子在這邊生

活的很好,你們不必爲他擔心,他們或許一輩子也不會回來了。這些錢足夠你們

用上一輩子的,所以請你們也不必爲你們的孩子有所牽挂。」

  一家人接到這樣的匿名信還好,可是一連幾家都接到這樣的匿名信,這不禁

讓山莊�的人開始恐慌起來。山莊�的居民找來村長,商量解決的辦法。隻可惜,

村長也是一個年過七旬的老人家,太好的辦法也想不出來,隻得用那招最古老的

辦法,就是在山莊下令,任何人也不準再出海捕魚了。

  最這幾個月,山莊果然甯靜了很多。雖然不能出海捕魚,但是對于自給自足

的我們來說,種田和打獵也足夠我們的生活。我是山莊�最年輕的一代,和其他

幾代不一樣,我們這一代的孩子開始在學校�上課了,雖然環境沒有外面那些學

校的環境好,但是畢竟也能讀書寫字,對于我們這些孩子來說也是一件很開心的

事情。

  我,今年18歲,已經離開學校開始幫父親種田。我很喜歡讀書,成績在學

校也是很好的。可惜,最近幾年父親身體一天不如一天,我也隻能放棄讀書,回

家幫父親的忙。因爲,在我們山莊�,讀書是永遠不會有出路的,我們這�的孩

子隻用學會種田和打獵就行了。

  比起我父親,村長的身體更是糟糕。山莊�醫療設施很差,所以村長在得病

沒幾日就離開了人世,山莊安排會議打算重新選出一名村長,可是,忽然一件事

改變了所有人的想法。

  李叔叔,一個年齡在50歲左右的男人。沒有人知道他的來曆,也沒有人去

了解過他。不過,他對我們山莊的貢獻卻是不可磨滅的。李叔叔來到山莊才幾個

月,就教會了我們很多新的技術,讓我們莊稼的收成提高,打獵的成功率上漲,

我們這個山莊都很感謝這位外來客。特意將新一任村長職位交給了這個人。

的女人,平時和我們山莊�的孩子關系都很好,一起種田,一起玩耍,有的時候

我們還會一起上山打獵。我們很喜歡和阿嬌在一起,因爲她總是能教會我們很多

東西,很多在課本上都學不到的知識。

  終于又盼到了一個星期六,這一天的天氣很好。阿嬌約了很多孩子一起出來

玩,隻可惜這一天是收成的日子,很多孩子都要幫父母的忙所以沒有出來。到最

後,就隻剩下我和阿嬌兩個人一起玩。

  我和阿嬌漫步在海灘上,這�平時都沒有什麽人出沒。自從前一任村長下令

禁止山莊居民捕魚,這�平時都不會有人經過。我和阿嬌走著走著,阿嬌忽然對

我問道:「怎麽這麽美麗的大海,山莊�居然沒有一個人出海玩耍呢?」

  我將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給了阿嬌,阿嬌笑著對我說:「怎麽會有這

樣的事情呢?再說了,即便有這樣的事情,逃避也不是辦法,還是要弄清楚啊!

  即便是龍潭虎穴也要闖一闖啊!」

  聽了阿嬌的話,我覺得很有道理。正好阿嬌也有此意,于是我就決定和阿嬌

秘密出海,探索一個究竟。

  山莊�沒有人知道我和阿嬌出海,我們出海就無止境的在海上漂流。大海一

望無盡,我們真的不知道我們應該何去何從。

  「是不是應該回去了?」

  我看著天色漸漸暗了下來,對阿嬌說道。

  可能阿嬌也有點兒害怕,點了點頭說道:「恩,天色也黑了,還是回去從長

計議的好!」

  有了阿嬌這句話,我立刻將船往來時的方向駛去,希望能早點兒回到山莊。

  隻可惜,天不從人願,我們越想回山莊,這船就越是漂到一個莫名其妙的地

方。

  天色漸漸黑了,我們在海上已經看不清了,真不知道應該往東南西北哪個方

向駛去。

  我聽到汽笛聲,這是以前和大人們出海的時候曾經聽到過的。我一下子心情

變得激動,因爲我可以朝輪船上的人求救了。我雖然不知道我們身在何方,但是

隻要上了輪船,回到山莊的幾率肯定比我們四處飄流的幾率要大上很多。

  輪船停在了我們面前,下來了兩個壯漢將我們救上了輪船上。我的心情無比

激動,再看看我身邊的阿嬌,她的臉色忽然變得蒼白,整個人站在那�發抖。

  究竟發生了什麽事兒?怎麽阿嬌得救後還會如此害怕呢?

  原來,阿嬌並不是一個普通的女人,那個李叔叔更不是她的親生父親。一切

的一切,隻是一個局。阿嬌本是一個島嶼上的工作人員,後來因爲得罪了島嶼上

的一個人逃難來到一座陌生的城市。在那座城市�,阿嬌無依無靠,平時隻得在

路邊乞討。而李叔叔本來是一個好心的商人,看見阿嬌一個女孩子挺可憐的,便

將她收留並認她爲義女。和李叔叔在一起,阿嬌也過了幾天好日子。隻可惜在一

起出差的意外中,李叔叔和阿嬌鬼使神差的來到了我所住的山莊。因爲厭倦了世

俗的勾心鬥角,所以李叔叔決定帶著阿嬌在我們山莊安享餘生,誰知那日我和阿

嬌出海,竟無意間被出來追尋阿嬌的船隊所救。這一下,阿嬌又陷入了困局中。

  我和阿嬌進了船艙,這�首先吸引我的不是這�的擺設,而是這�的人。船

艙�壯漢也有8個,他們均是黑種人,最奇怪的是他們竟然都隻穿了一條內褲。

  我並不知道他們爲什麽要這樣穿著打扮,不過阿嬌好像是習以爲常並沒有覺

得怪異。

  船艙正中央的椅子上,一個年齡在25歲左右的女人正悠閑的坐在那�。我

不知道她的名字,隻知道她應該是這�面的老大,因爲所有的壯漢都對她唯命是

從。出于禮貌,我走到她面前鞠躬說道:「這位小姐真是謝謝你的救命之恩,如

果不是你可能我和阿嬌已經葬身大海了。」

  聽了我的話,這個女人隻是笑而不語,讓她的手下將我帶到了一間客房休息。

我忽然間覺得這個女人心地真的很好,正準備拉著阿嬌去休息。忽然,阿嬌做出

了一個讓我很是驚訝的舉動。

  隻見阿嬌忽然跪在了地上,像隻狗一樣爬到了那個女人身邊。我不知道阿嬌

是怎麽了,隻聽見她的嘴�說道:「蜜貴人,小女子有眼不識泰山,得罪了您和

希貴人,還希望您們大人不記小人過,原諒小女子。」

  阿嬌一邊說著還一邊朝蜜貴人磕頭,一開始我並不知道是怎麽一回事。直到

後來,我聽幾個壯漢說才知道,原諒阿嬌以前是希貴人身邊的助手,因爲阿嬌辦

事能力很強,所以希貴人很喜歡她。可誰知後來,阿嬌居然和希貴人鬧了矛盾。

  這一鬧矛盾不得了,所有人都知道希貴人的地位,阿嬌沒有辦法,隻好逃了

出來。沒想到卻歪打正著,現在落入了蜜貴人的手中。要知道,蜜貴人可是希貴

人的妹妹,阿嬌得罪了希貴人,蜜貴人自然是也不會放過她的。

  阿嬌還在給蜜貴人磕頭,我知道那是她們的私事,我並不方便參與,隻得在

一邊靜靜的看著。忽然,蜜貴人忽然將她的右腳踩在了阿嬌的頭上,阿嬌無法繼

續磕頭,隻得額頭貼著地,一聲不吭地趴在那�。

  「阿嬌,你在島上的時間也不算短。我們幾個貴人對你也不薄,你說你有好

好的日子不過,爲什麽偏要給自己找麻煩呢?現在,你得罪了希貴人,我也幫不

了你,你還是先和我回去再說吧!」

  蜜貴人對阿嬌說道。

  阿嬌一聽見蜜貴人的話,整個人臉都嚇白了。她的心�很清楚,在島上得罪

了貴人的人,無論是什麽身份,受到的懲罰都是一樣的,那就是被鎖在一個木箱

子�,然後丟進大海活活淹死。這樣痛苦的死法相信沒有人願意接受,所以阿嬌

說道:「蜜貴人,小女子知道得罪了貴人是不可能再活到這個世界上。不過,小

女子隻希望蜜貴人行行好,讓小女子痛痛快快的死去,免受那麽多折磨。」

  蜜貴人真的是一個心地很善良的人,雖然阿嬌和她並沒有什麽關系,但是蜜

貴人也不忍心看見阿嬌受那麽多折磨,于是隻聽蜜貴人對阿嬌說道:「讓你痛痛

快快的死去也可以,不過和你一起上船的那個男人以後就會成爲我們島上的人,

終生不得踏出島上半步。隻要她可以做到,我立刻賜你一死。」

  蜜貴人將她的腳從阿嬌的頭上移開,阿嬌擡起頭看了看我,我從她的臉上看

得出內疚,不過無論她做什麽決定我都會理解。于是,我點了點頭,對阿嬌說道:

「做出一個讓你自己滿意的決定吧!不用照顧我的感受,和你出海我已經做好回

不去的準備了,現在能撿回一條命,我已經心滿意足了。」

  阿嬌聽了我的話,轉過頭對蜜貴人說道:「蜜貴人,你或許忘記了一件事。

  知道島上秘密的人都不可能有一個還能回去,所以他已經不可能再有機會回

去了。」

  蜜貴人笑了,「沒想到阿嬌還記得我們島上的規矩。」

  話音一落,蜜貴人便派人將阿嬌拖了出去。從那以後,所有人都再也沒有看

見過阿嬌,也沒有人找到她的屍體,她究竟是生是死已經成爲了一個謎。不過,

這一切已經不再重要,現在我最關心的事情就是我接下來應該何去何從。難道,

我真的會和蜜貴人去一個島上開始新的生活嗎?

              第二章海上漂流

  我被幾個壯漢帶到船艙休息了一夜,第二天早上天才剛亮,一個壯漢便敲門

進入我的房間對我說道:「蜜貴人有事找你,請你換上衣服趕快前去。」

  畢竟蜜貴人是我的救命恩人,她要見我我當然得去。于是,我在房間�洗漱

完畢,換上衣服便走去了船艙。那�,蜜貴人依然一個人悠閑的坐在中央的椅子

上,比起昨天的冷漠,今天的蜜貴人更是迷人。因爲我看見她臉上的笑容了,她

笑起來的樣子真的很漂亮,我長這麽大第一次看見這麽漂亮的女人,心�不禁有

些緊張。

  緊張歸緊張,我還是很快走到了蜜貴人身邊,「蜜貴人,聽他們說您找我有

事,不知道是什麽事兒呢?」

  蜜貴人對著我笑了笑,然後說道:「昨天晚上我和阿嬌的對話你應該聽到了

吧!以後,你的餘生將在另外一個島上度過,而在那個島上,你也會體驗到一種

不一樣的人生。」

  我的臉上也同時露出笑容,「不知道那樣的人生又會是怎樣的人生呢?聽蜜

貴人這麽一說,我還不禁有點兒期待。」

  蜜貴人笑的更燦爛,「所有人都期待那樣的人生,可是這種人生真正開始的

時候,前期又沒有幾個人能受得了。真不知道你們這些人的想法,不過一會兒我

將帶你去見一個人,她會爲你做更詳細的介紹。來吧,先和我去甲闆上把早飯吃

了,一會兒她就來了。」

  果然,在我和蜜貴人正在吃早飯的時候,一個穿著白色連衣裙,白色高跟鞋

的女人忽然出現在了我們的面前。這個人相比起蜜貴人來說,樣子長的更加的甜

美,年齡看上去也更加的小,就好像是一朵出水芙蓉,給人一種清新,灑脫的感

覺。

  這個人一看見蜜貴人臉上就露出了笑容,「蜜貴人,您找在下有什麽重要的

事兒啊?」

  蜜貴人看見了這個人,臉上也同時露出了笑容說道:「丹丹姐,你真是太客

氣了。要算起功勞,你對島上的貢獻可要遠遠高于我,怎麽還在我面前這麽客氣

呢!」

  丹丹笑了笑,「大家同樣是爲島上辦事,也就不比客氣。幹脆直接入正題吧,

不知道蜜貴人找在下有何貴幹呢?」

  蜜貴人笑了笑,指著我對丹丹說道:「這是我這一次出海的收獲,一會兒吃

了早飯,我就將這個人交給你了,相信丹丹姐應該知道怎麽做了。」

  丹丹臉上露出了笑容,這個笑容更加甜美,「放心吧!蜜貴人交待下來的事

兒,丹丹一定盡心盡力完成,不會讓你失望的。」

  果然,一吃晚飯,丹丹就帶著我進了船艙�的一個小房間。這個房間雖然小,

但是擺設的東西還是很齊全,2張沙發,桌子上擺著水果和飲料,給人的感覺就

像是招待客人的地方。一進去,我就覺得不對勁兒,因爲首先一點我並不是丹丹

和蜜貴人請來的客人,我隻是一個在海上流浪,被蜜貴人救起來的小人物。沒有

理由,蜜貴人還會找來丹丹在這種地方招待我啊!

  我和丹丹相視而坐,丹丹朝我遞來一杯水,然後對我說道:「可能你會很奇

怪,爲什麽蜜貴人會讓我單獨和你聊聊,其實你也不需要太緊張,每一個第一次

和我見面的人總是緊張,不安,但是慢慢的,所有的人都會感謝我,因爲我給了

他們第二生命。」

  我並不知道丹丹葫蘆�賣的究竟是什麽藥,但是我還是很認真的聽著丹丹說

話。因爲從昨天晚上阿嬌消失的那一刻開始,我就知道我的人生將會重新開始。

  丹丹告訴我,她和蜜貴人都是生活在同一個島嶼上的島民。這座島嶼坐落的

地方很奇妙,島上的人也都不知道這座島究竟在什麽地方,隻知道這座島四面都

是海,如果沒有專門的人帶你出海,恐怕你永遠也無法離開這座島嶼。所以,島

上的人們總是說這座島就在天涯,一個永遠讓別人找不到的地方。而蜜貴人,她

之所以身份尊貴,最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她是唯一一個知道如果從外面進入這個

島嶼的人。

  這座島面積不是很大,生活的人也算不上是多。這座島上的人幾乎都是和外

界沒有了一絲聯系,她們來到這座島上或許是被逼無奈,但是來到這座島嶼的人

沒有一個想過要離開,因爲她們喜歡這座島嶼,因爲這是一座女尊男卑的島嶼,

所有的女人來到這座島上都像是女王一樣,這樣的生活享受,試問哪個女人又舍

得離開呢?

  男人在這座島上是沒有尊嚴,沒有自由,沒有身份的。男人在這座島上或許

已經不再是人了,或許已經變成了一隻狗,或許男人在這座島上比狗還要下賤。

  可是,來到這座島上的男人又別無選擇,他們除了在這座島上下賤的生活以

外,唯一的出路就是死。相信一提到死,所有的男人就可以放下尊嚴,放下自由,

慢慢的適應那種備受煎熬的生活。不過,雖然是備受煎熬,但是每一個到了島上

的男人很快都能適應這樣的生活,而且可以在這樣的生活中找到快樂,沒有一個

反抗,也沒有一個逃跑,島上的男男女女就這樣過了一年又一年。

  聽到丹丹說到這�,我忽然覺得自己以後的路途很茫然。我的身體還是不停

的顫抖,一個勁兒的喝水喝水喝水。丹丹看見我這個樣子忽然間笑了,「其實你

又何必緊張呢?不如,我和你做個遊戲吧!或許在遊戲中,你就不會緊張,我們

可以更好的溝通。」

  我點了點頭。

  丹丹笑著走到我面前,從抽屜�拿出一個眼罩蒙住了我的眼睛,然後在我的

脖子上戴了一個鐵鏈,「跪下。」

  丹丹的聲音忽然變得很冷漠,很無情。

  我很服從命令的跪在了地上,隻聽到丹丹又對我說道:「地上有一樣東西,

你現在趴下,用嘴巴將那樣東西叼起來。」

  我不知道地上究竟有什麽東西,但是還是照著丹丹的吩咐做了。我趴在地上,

在我面前似乎什麽東西也沒有,臉貼在地上冰冰的,我不禁打了一個寒顫。眼睛

被蒙著,我也看不清前方究竟有什麽,隻能憑著感覺在地上蹭來蹭去的。忽然,

我的臉似乎真的感覺到了有什麽東西,但是我還是不知道那究竟是什麽東西。

  我看不到丹丹的表情,但是我能確定這應該就是丹丹讓我叼起來的東西。于

是,我用牙齒咬住了這個東西,然後又跪直了身子,想要說話卻又說不出來。

  「恩,不錯。找東西還是蠻快的嘛!證明你和這個東西還是很有緣,那你就

把這個東西含在嘴巴�吧!」

  丹丹對我說道。

  聽見丹丹的話,我立刻將嘴�叼的東西塞進了自己的嘴巴。直到這個時候,

我還是不敢確定這是什麽東西,隻覺得味道有點兒怪怪的,卻又不知道是什麽味

道。

  「覺得這東西怎麽樣?」

  丹丹問道。

  因爲嘴巴�含著東西,所以我說話模模糊糊的,「不知道這是什麽東西,隻

是覺得味道怪怪的,卻又說不出是什麽味道。」

  「那你不覺得惡心嗎?」

  「這倒不覺得。」

  丹丹走了過來,將我的眼罩取了下來。我將含在嘴巴�的東西拿了出來,那

一瞬間我整個人差點兒沒有暈過去,因爲我終于看見我剛才含在嘴�的是什麽了,

居然是一隻棉襪!

  丹丹笑著對我說道:「在你不知情的情況下含著一隻棉襪,你並沒有覺得惡

心。證明這個東西本來就不是一件惡心的東西,隻是心理在作怪。其實,一切都

沒有你想象中的那麽糟,隻要你心態擺好了,一切就覺得很正常了。新鮮的事物

要被接受從來都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,但是接受的人多了,你就不會覺得奇怪了。

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吧!」

  說完這段話,丹丹就走出了房間。房間�隻剩下我一個人,我看著我手上的

棉襪,忽然想起剛才丹丹所說的那段話,覺得似乎還是有那麽一些道理的。

  我的頭腦�忽然顯出很多很多莫名其妙的畫面,我不知道是什麽原因,我忽

然覺得我整個人像是要被脫胎換骨一樣,心�有種說不出的感覺,很奇怪很奇怪。

  在房間�待了很久,再有人進來的時候依然是丹丹。我脖子上的鐵鏈還沒有

被取掉,而丹丹這一次進來並不是要取掉我的鐵鏈,而是給我戴上手鏈,腳鏈。

  我不知道丹丹的用意,我隻感覺自己像是一個犯人,有點兒不能接受。

  「這些都隻是暫時的,因爲我要帶你出去,所以才會這樣做,你別胡思亂想。

我和蜜貴人都不會對你有惡意,如果你要真的覺得生氣,就隻能氣自己上了這艘

船。」

  忽然感覺像是主人帶著狗狗出去散步,因爲現在丹丹正在前面走,而我則跟

在丹丹的屁股後面爬著。也不知道走了多久,忽然丹丹打開了一間房間的門,門

�的一切不禁讓我驚住。

  在這個面積不超過20平米的小地方,我居然看見蜜貴人一個人高傲的坐在

一張沙發上,而在她四周的壯漢居然超過5人。這些壯漢的眼神很呆滯,就像是

機器人一樣重複著自己的工作。首先說離我最近的那2個壯漢,他們正跪在地上,

恭恭敬敬的雙手捧著蜜貴人的玉足,舔著。而在這2個壯漢旁邊,另外1個壯漢

則趴在地上舔著蜜貴人的鞋子,他的屁股翹的高高的,稍微工作的不留神,蜜貴

人手上的鞭子就落在了他的屁股上。看得出來,他的屁股早已經皮開肉綻,可能

已經疼的麻木,這個壯漢已經感覺不到疼了。還有幾個壯漢,他們的命要稍微好

一點兒,1個壯漢站在蜜貴人的身後爲蜜貴人捶背揉肩,而還有1個壯漢則跪在

地上,雙手捧著一個盤子,盤子�裝滿了水果,相信是給蜜貴人準備的。

  我看見這一幕,忽然覺得世界之大,無奇不有。丹丹和蜜貴人相視一笑,然

後丹丹就將我帶出了房間,隻聽丹丹對我說道:「他們才來的時候和你一樣,不

敢相信居然還有這樣的事情。甚至第一次發生在他們身上的時候,他們都還有一

點兒不能接受。但是,在無情的鞭子和死亡面前,他們隻能接受這個殘酷的現實。

你同樣會走他們這一條路,做好準備。從明天開始,你就不會像今天這樣輕松了。」

 第三章噩夢開始

  一夜很快就過去了,這是我長這麽大第一個不眠之夜。睡不著的原因很簡單,

因爲現在的我真的還很難接受眼前這個事實,我真的沒辦法想象我以後的生活會

是什麽樣子的。我害怕,我緊張,我心�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,因爲我真的不

知道應該如何去面對。

  太陽很快又重新升了起來,透過窗戶照進了我的房間。我膽怯的不敢出門,

甚至我竟然用衣服擋住窗戶,不讓陽光照進來,我希望這一天永遠不要來臨,我

甯願一輩子都被關在這個房間�。

  可惜,這是不可能的。因爲,我的門已經被人打開,進來的不是別人,是丹

丹。丹丹一看見我就知道我一夜沒睡,因爲我的樣子看上去很是憔悴。似乎丹丹

對于我們這樣的人來說已經是少見多怪了,笑著對我說道:「你又何必緊張,又

何必害怕呢?所有人一開始都是很難接受這個事實的,不過慢慢的就會習慣。一

會兒我會帶你去見一個人,她的名字叫做菲菲,你可以叫她爲菲菲老師。比起她,

可能就沒有我這麽好的脾氣和耐性了,你稍微表現的不好都可能是一頓毒打,總

之你見了她萬事要小心。相信我,一切都不會像你想象中的那麽糟糕。」

  話音剛落,我才發現我的衣服褲子全部被丹丹給丟了出去,而我現在卻隻能

穿著一條內褲,被丹丹牽著脖子帶出了房間。

  百轉千折也不知道在這船艙中繞了多久,終于我和丹丹停下了腳步,站在了

一間屋子的門口。從外面看上去,這間屋子和別的屋子沒有什麽不同。丹丹輕輕

的敲了敲門,門�傳來了冷漠的聲音,「誰?」

  「是我,菲菲姐。」

  「哦,原來是丹丹啊!」門打開,一個穿著一身皮革衣服的女人出現在了我

的面前,她的樣子很清秀,除了那張面無表情的臉以外,我真的看不出她是一個

冷酷無情的人。她笑著請丹丹進了屋,「怎麽?蜜貴人又找到新的貨色了?還要

麻煩丹丹你親自送過來,真是不好意思。」

  聽見菲菲老師這麽一說,丹丹立刻謙讓的說道:「這有什麽不好意思的啊!

  難道菲菲姐忘記了,所有送到你這�來的貨色事先都要經過我的核審嗎?」

  菲菲老師也笑了,「其實,又何必麻煩丹丹你和他們說那麽多廢話呢?任何

一個男人隻要進了這間房間,想要活著出去就隻有一個方式,就是無條件的服從

我所有的命令。幾個男人在我皮鞭底下能不老實的?識時務者爲俊傑,既然來了

又何必還裝高尚呢?」

  丹丹也笑了,她笑的比菲菲還要燦爛,「有勞菲菲姐你了,這個人就交給你

了。」

  雖然關門的聲音,這個房間�就隻剩下我和菲菲了。我呆呆的站在原地一動

不動,心�除了緊張就是害怕,靜靜的,一句話也不敢說,更不知道應該說什麽

好。

  菲菲重新坐在了沙發上,她用很不屑的眼光瞟了我一眼然後說道:「多的廢

話我就不說了,總之一切的一切丹丹已經告訴你了,從現在開始,我會對你進行

一系列正規的訓練,開始幾天你可能會覺得很累,但是我相信幾個星期過後你就

會慢慢適應的。」

  我聽著菲菲老師的話,不知道應該怎麽回答。

  菲菲又看了我一樣,「把內褲脫下來!」

  命令的口吻讓我不禁一怔,讓我不知道怎麽去違抗,隻得靜靜的脫下內褲,

一絲不挂的站在原地。

  菲菲從桌子上拿起一根細細的木棒,忽然朝著我的小弟弟就是一陣玩弄,先

是在我的包皮和龜頭上輕輕敲打著,接下來就是用木棒翻起我的包皮,玩弄著我

的龜頭。試問這世界上又有幾個人能忍住這樣的玩弄?我的小弟弟在不經意間已

然勃起,挺的高高的,像是在答謝菲菲的玩弄。

  「喲,還不錯嘛!轉過身去,看看你後面怎麽樣?」

  似乎對我的小弟弟已經沒有了興趣,菲菲對我說道。

  我照著她的話,轉過身去。隻聽見菲菲又說道:「趴在地上,把屁股翹起來!」

  我又照著菲菲的話做了,趴在地上,將屁股翹的高高的。我的額頭貼在地上,

閉著眼睛,不知道菲菲又要怎麽玩弄我了。忽然,我感覺屁股一冷,全身一顫,

原來是菲菲手上的木棒插進了我的屁眼�面。這一下我不禁怔住了,菲菲來回抽

動著木棒,讓我的後面感覺很是不舒服。有點兒疼,卻又有一絲快意,我都不知

道哪種感覺更加強烈,咬著牙忍著。

  「不需要你忍住,叫出來吧!這�就隻有我們2個人,難道你還不好意思嗎?」

  聽了菲菲的話,我還是盡量忍住,可是到後面菲菲越插越�面,我實在是忍

無可忍,終于叫出了聲音,就好像是在做愛中的女人,一絲絲淫蕩的浪叫響徹整

個房間。

  菲菲並沒有停下來的意思,我越是叫的大聲,她也越是起勁兒的插著我的屁

眼,我的汗水跟著流了下來,整個人爲了稍微覺得好受,也隻得被迫跟著菲菲的

節奏前後搖擺著屁股,沒過多久,我的全身就已都是汗水,我更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  終于,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菲菲終于停止了。我整個人全身一下子軟了下來,

趴在地上,臉緊緊的貼在地上,屁股依然敲得很高,喘著粗氣,整個人放佛虛脫。

  菲菲走到我面前,她的右腳踩在我的頭上對我說道:「你這個人怎麽回事?

  就這樣小小的折騰一下就遭不住了,以後還怎麽在島上立足啊?」

  我被菲菲踩在腳下,也沒有反抗,總之隻要能讓我多休息一下我就已經很滿

足了,「不是的,菲菲老師。主要是我從來沒有被這樣玩過,所以還不太習慣。」

  菲菲也知道,任何事情都是有第一次,萬事開頭難,所以菲菲也不好繼續勉

強我。我休息著,菲菲繼續對我說道:「剛才那個爆菊隻是最低層次的折磨,以

後你遇見的折磨可能比這個嚴重幾十百倍,所以你還是要做好心理準備接受。要

知道,在我們這�沒有人會同情一個男人,包括和你身份地位相同的人,他們也

很希望你死,因爲我們島上居住的人是有限的,每一年都會選出最不優秀的人被

淘汰,而淘汰的人就隻有死路一條,所以要想在島上活命,你需要做的事情還很

多很多。」

  聽菲菲這麽一說我好像明白了什麽,也許這個就是競爭。物競天擇,適者生

存,所以優勝劣汰也是很平常的事情。既然島上有這麽也一個規定,我既然不能

違抗就隻能遵守,爲了活命我隻能拼命努力,做到最好。一想到這�,我整個人

忽然有勁兒了,對菲菲說道:「菲菲老師,我似乎明白了很多。您接著訓練我吧,

我會努力做到最好,因爲我不想死。」

  菲菲聽到這句話也笑了起來,「恩,孺子可教。接下來你需要明白的就隻剩

下幾點基本的了,那就是學會舔腳,練好身子骨,學會接受一切別人賞賜于你的

東西。」

  練好身子骨,這個倒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。對于菲菲,對于我來說,練好身

子骨實在是太簡單了,就好比菲菲說的,練好身子骨沒有捷徑可走,唯一的辦法

就是鍛煉,堅持鍛煉。所以,菲菲就給我制定了一個鍛煉體系,那就是每天早上

起來跑步,俯臥撐,仰臥體坐。一開始,我並不知道我爲什麽需要一個強壯的身

體。直到有一天,當我看見蜜貴人騎著一個壯漢從我面前經過的時候我才反應過

來,原來有一天,我也會成爲某個女人胯下的一隻人馬,馱著她穿梭在島上的大

街上。

  關于舔腳,這個好像是不需要學習的。每一天,我都會爲菲菲舔2次腳。一

次是在我早上運動過後,那個時間正是菲菲起來吃早飯的時間,而我則跪在地上,

雙手捧起菲菲的雙腳舔著。從腳底到腳背,每一個腳趾頭的吮吸,腳趾頭之間縫

隙的舔舐,這些就是舔腳最基本的了。我不知道菲菲爲什麽要讓我舔腳,我也不

知道舔腳意味著什麽,總之相比起其他的折磨,舔腳應該是一樣最輕松的活兒。

  不過,舔腳也好,折磨也罷,這些都隻是一些基本的侮辱。和黃金聖水比起

來,這些又算得了是什麽呢?所謂黃金聖水也隻是一種美稱,相信所有人都懂得。

作爲一個正常人,要接受這種東西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兒,特別是當你看見這

些東西的時候,惡心都還來不及,又怎麽可能每天把這種東西當做飯吃呢?

  其他地方不可能,但是菲菲就絕對有可能讓你實現。這一招還真是挺狠的,

菲菲居然爲了讓我能夠很好的接受黃金聖水,不惜一連餓了我3天的肚子,將我

關在一個籠子�面,每天都在這個籠子�面度過,其他什麽事兒也不做。第一天

過了,我隻是覺得肚子開始打鼓;第二天過了,我就覺得口水無味,一個勁兒的

吞著口水,其他的事兒都不敢想,頭腦也因爲餓而變得不清醒;第三天過了,我

整個人已經處于迷糊狀態,似乎什麽也不知道了,唯一想的就是能吃一點東西,

喝一點水。

  第四天,我趴在籠子�,全身使不上勁兒。我想大叫救命,可是已經沒了力

氣。我有點兒睜不開眼睛了,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麽,似乎一切也已經不重要,

因爲我知道我很快就會死,餓死。

  不過,一切都出乎我的意料了。忽然,菲菲走到了我的面前,並在我的面前

放上了一個盤子。我看不清盤子�面裝的是什麽,隻知道這個東西應該是可以吃

的。實在是忍不住了,我端起盤子就將�面的東西吃完。等我吃完睜開眼睛的時

候,我才知道,原來盤子�裝的就是黃金聖水。

  我開始作嘔,覺得惡心。可是,很快我又恢複了平靜,因爲我已經不覺得東

西難吃。人餓了的時候什麽都可能成爲食物,這應該也算不了什麽。

  這一下,我徹底被征服了。比起菲菲,蜜貴人,丹丹,我實在是太渺小了。

  這艘船對于我來說可能隻是一個噩夢的開始,我忽然發現我根本就無力反抗。

我也不想再反抗,隻有認命,爲了活命,以後無論遇上什麽我都要挺過去。那一

刻,我真正決定放下自己的尊嚴,自由,安安心心的做一隻狗。

              第四章考試測試

  蜜貴人,今年25歲,是島上6位貴人之一。主要負責的是從世界各地尋求

男奴,而我就算得上是蜜貴人的一隻獵物,現在已經被蜜貴人給捕獲。菲菲,丹

丹還有依依,這3個人也是島上的,她們主要負責的就是配合蜜貴人的工作,另

外就是訓練這些獵物,讓他們更在第一時間適應島上的生活。丹丹和菲菲都已經

出來過了,她們扮演的角色相信大家已經很清楚了,接下來就要給大家介紹個更

爲重要的角色,那就是依依了。依依的年齡和丹丹,菲菲相仿,主要負責的是對

獵物的考核工作。

  和菲菲相處了多一個多月了,對于很多事情我都已經很是清楚了。終于到了

考核我的日子,雖然很是期待,但是心�也是很緊張的。因爲一旦考核面臨的就

有2條路,要麽就是順利通過進入島上生活;要麽就是繼續留在船上訓練,如果

真的訓練不出來我也隻有被丟進大海喂鲨魚的命。

  天才微微亮起,我早已經在房間�準備好了一切。一個多月的訓練,我已經

很清楚自己現在的身份,根本沒有想過其他的事兒,隻是一心一意希望自己能夠

順順利利的通過測試,去島上開始一段新的生活。

  菲菲進來了,她坐在沙發上,我爬到她面前,臉頰貼著她的大腿蹭來蹭去的,

就好像一隻狗狗對著自己的主人撒嬌一樣。菲菲撫摸著我的頭發,然後很平靜的

對我說道:「一會兒我就會帶你出去測試,這次測試主要是分爲3個步驟,第一

個步驟就是先要去伺候丹丹,當然在丹丹那�你隻會接受一些最基本的測試。

  如果順利通過,那麽你會來到我的房間伺候我,我當然不會爲難你,隻要你

沒有犯太大的錯誤我都會讓你通過。最主要的是依依那�,她很嚴格,對你的要

求也很好。切記自己的身份,雖然嚴格,但是隻要你用心將我教你的全部用上,

應該能夠順利通過。記住,順利通過以後你就可以去蜜貴人那�報道,你就有機

會去島上成爲一隻真正的狗狗了。這是你唯一的出路,不然你可就隻有死路一條!」

  我和菲菲走出了門,首先來到的就是丹丹的房間門口。我很喜歡丹丹,因爲

丹丹既有男人的霸氣也有女人的高傲,她翹著二郎腿坐在沙發上,我看見她心�

不免有些緊張。畢竟是測試,和第一次見她的時候的情況不太一樣,這一次緊張

也是難免的。

  菲菲遞給丹丹一張單子,然後就離開了房間。房間�,重新剩下我和丹丹2

個人。丹丹看著單子上的內容,然後對我說道:「恩,今天我隻是初級測試你,

所以你根本不用緊張。這初級測試沒有什麽難度,隻要你按照我的步驟一步步的

來,應該可以很快通過測試的。」

  我聽了丹丹的話,心�的一塊大石頭終于放下。望著那高貴的丹丹,我一時

之間還真是說不出什麽話來,也不知道應該說什麽的好。丹丹站起身,走到我面

前,很自然的對我說:「恩,我們開始第一個測試吧!」

  第一個測試是什麽呢?看著丹丹站在那�,我真的想不出來第一個測試項目

會是什麽。不過,等著丹丹雙腿一分開,我終于開始明白第一個測試項目是什麽

了。

  經過一個多月的訓練,我也知道了一些所謂的潛規則。就好比,現在丹丹雙

腿分開的意思就是要騎馬,而我則需要扮演那馬的角色。我趴在地上,爬到丹丹

的身後,又從丹丹的雙腿之間鑽進去,額頭貼著地,屁股翹的很高很高。

  一般做到這個樣子,丹丹就會很直接的坐在我的背上。果然,丹丹坐到了我

的背上,雙腿放在我的雙肩上,然後她的右手朝著我的屁股一拍,我就在這個房

間�爬來爬去的。在這一瞬間,我終于能夠理解我每天早上起來鍛煉的原因了。

  真是很謝謝菲菲的訓練,作爲一匹馬,如果四肢不穩,摔著背上的女主人,

那麽隻有死路一條。所以說,爲了自己保命,當然需要有很強壯的身體。所以,

鍛煉時必不可少的,我終于知道從今以後每一天我都要堅持鍛煉,這樣才能保持

強健的身體。

  也不知道在房間�爬了多久,丹丹終于讓我停了下來。對于我的表現,丹丹

應該還算是滿意吧!雖然丹丹還沒有給我打分,但是我相信我還是能夠順利過關,

因爲在剛才丹丹騎在我身上的時候,我的四肢都還是很穩,丹丹坐在上面也沒有

感覺到絲毫的不穩當。

  丹丹重新坐到了沙發上,她拿出一支筆準備給我打分。當然,這個時候我也

不能閑著,因爲作爲一隻狗狗,懶惰可是所有人都不喜歡的。爲了給自己多掙一

點分數,所以我毫不猶豫的跪在了丹丹的面前爲丹丹舔腳。丹丹穿的是一雙白色

的運動鞋,我雙手捧起丹丹的一隻玉足,用牙齒將運動鞋的鞋帶松了,然後慢慢

的用牙齒又將丹丹的運動鞋脫了下來。脫去運動鞋後,露出來的是一雙白色的棉

襪。經過一個多月的訓練,我已經開始漸漸迷戀上舔腳了,所以當我看見丹丹的

玉足,心�的激動之情真的壓抑不住,立刻將丹丹的一雙玉足貼在自己的臉上,

然後大口大口的呼吸,聞著那來自丹丹棉襪上的味道。

  「喲,看不出來你被菲菲訓練了一個多月,就連犯賤也學會了。菲菲的技術

還這是好,可以在這麽短時間內將一個正常人變成一隻狗,我還真是佩服她呢!」

  看著我聞著丹丹的棉襪,丹丹不禁說道。

  聽了丹丹的話,我的臉不禁紅了,可是我知道現在不是害羞的時候。好不容

易要給丹丹留下一個好印象了,我自己當然不能毀了。于是,我對丹丹說道:

「丹丹老師,您的玉足那麽有味道。狗狗能有幸聞您的玉足,這是狗狗的榮幸啊!」

  丹丹聽了我的話,臉上露出了笑容,「但是,你現在聞的好像是我的襪子而

不是我的腳。」

  被丹丹這麽一說,我不免變得緊張。我心�很清楚,這並不是我話說錯了,

是丹丹有心刁難我,刻意在逗我玩弄我。所以,我並不能去認錯,應該想個辦法

把話給套回來,因爲時間不多也來不及細想,隻得對丹丹說道:「丹丹老師的棉

襪都那麽有味道,玉足一定更有味道。狗狗真是幸福,能爲丹丹老師舔腳。」

  玩弄還沒有到此結束,隻聽丹丹繼續說道:「怎麽?學會自作主張了,我現

在還沒有允許你給我舔腳呢!要給我舔腳,你也不看看自己的樣子,你那張臭嘴

也不怕把我的玉足給弄髒了?」

  聽了丹丹這麽一說,我的心�一下子就緊張了,不知所措了。我雙手捧著丹

丹的玉足,一下子愣在了那�,都不知道應該怎麽做了。丹丹看見她徹徹底底的

玩弄了我一番,心�說不出的高興,好心對我說道:「記住,以後別想辦法說服

自己的主人,有什麽說不下去的時候就讓你的主人懲罰你就好了,不用想方設法

希望自己能夠說贏主人。畢竟,你說的恭維話隻是爲了哄主人開心,她聽著高興

自己不會爲難你了。」

  聽了丹丹的話,我心�一下舒坦很多,一邊磕頭一邊謝謝丹丹教誨。真的很

喜歡丹丹,以前和菲菲一起的時候,菲菲都很少教我這些。今天丹丹本來隻是測

試我,居然我都告訴了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,真的從心�都很感謝她。

  丹丹知道我是真的很喜歡舔腳,所以也不忍就這樣讓我走。雖然分數已經下

來,但是玩玩還是可以的。所以丹丹讓我將她的棉襪脫下,塞進嘴�,然後躺在

地上,她的玉足就放在我的臉上。緊接著,丹丹對我說道:「既然你喜歡我腳上

的味道,你就好好聞一聞吧!今天錯過了,以後就沒有機會了。」

  就這樣,我聞著丹丹玉足的味道,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丹丹還是讓我離開了

房間。因爲今天一天要完成所有的測試,所以我隻得依依不舍的離開,進入了菲

菲的房間。

  我和菲菲應該是再熟悉不過了,一個多月來,我天天就是和菲菲一起度過的。

今天雖然是她測試我,但是我也一點兒都不緊張,進去很自然的磕頭請安,很自

然的跪在那�等待著菲菲的測試。

  菲菲笑著對我說道:「在我這�你應該很放松,因爲我對你的測試隻是走一

個過程。很簡單的,相信你一定能通過。」

  原來,在菲菲這�接受的測試是一些刑奴的測試,就是所謂的鞭打,耳光,

滴蠟等等。這些對于任何一個人來說都是忍忍就過的,應該沒什麽難度,所以我

很快也就順利通過。接下來,我終于要到依依那�去接受最後一關的考驗了。

  終于走進依依的房間了。依依給人的感覺很不一樣,比起丹丹,依依似乎缺

少了一種男人的霸氣;比起菲菲,依依又似乎缺少了一種女人的嬌氣。但是,在

依依身上看見的高貴是丹丹和菲菲都沒有的,她那鄙視的眼神,和高貴的氣質,

足以把你征服。

  我看見依依,雙膝不自然的一軟就跪倒在地了,像一隻狗一樣爬到了依依的

面前。依依根本不會正視我,用她的右腳擡起我的下巴,然後一把口水吐在我的

臉上。這一口水吐在我的臉上,我整個人一下子就明白了自己的身份,伸出舌頭

將依依吐在我臉上的口水舔進肚子�。

  依依應該對我的表現還是滿意,嘴角揚起一笑,然後對我說道:「那茶幾上

有一杯喝的,你喝了吧!」

  我一開始並不知道那一杯是什麽,直到我端起喝完以後,我才反應過來,原

來那是一杯聖水。這一個多月,我也已經習慣聖水的味道,所以當我喝下這一杯

聖水也沒有了以前的惡心,反倒覺得像是喝一杯自來水一樣。依依看見我喝下聖

水沒有覺得惡心,對我的好感又進一步的提升,對我說道:「這並不是一杯簡單

的聖水,因爲當我接起這杯聖水的時候,爲了給加一些味道,我還泡了一雙絲襪

在�面。不過,看見你喝聖水時沒有什麽不良反應,就證明菲菲對你的訓練還是

很有成效的。可是,你還是不要高興的太早,因爲我對你的測試才剛剛開始,這

隻是一杯聖水,接下來我還有黃金等著賞賜給你呢!」

  聽了依依的話,我立刻躺在了地上,嘴巴張的很大。等著依依蹲下來,她的

屁眼正好對著我的嘴巴,這一下就很方便我去迎接依依的黃金了。

  看來依依是早有準備,當她蹲下來還沒有多久的時候,我的眼睛就已經看見

一條直直的黃金從依依的屁眼�蹦出,朝著我的嘴巴直落下來。這一下我絲毫不

敢馬虎,嘴巴長的越發的大,那條黃金也很輕松的就掉進了我的嘴�。我知道,

黃金出來的頻率是很快很快的,爲了不遺漏一條黃金,所以依依每掉下來的一條

黃金我都沒有時間去細嚼慢咽,而是通過舌頭將其泯化,迅速吞進肚子�。就這

樣,很快我就將依依的黃金全部消化,當然這也還沒有完,當依依排洩完畢,我

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做,那就是爲依依清理屁眼。

  其實這個也很簡單,我的頭稍微往上擡起,然後伸出舌頭舔著依依的屁眼,

將上面殘留的黃金全部吞進肚子�,這也很快就結束了。

  因爲已經接受了黃金,所以我的嘴巴已經不再幹淨,更沒有資格再去舔依依

的玉足了。所有測試到這個地方也算是告一段落,對于一切測試還都是很順利,

雖然我的表現不能算是滿分,但是也算是能合格。所以,當我離開依依的房間以

後很快就回到自己的房間,因爲我知道,我現在必須以最快的速度洗澡,然後好

去面見蜜貴人,因爲隻有蜜貴人,才能給我通往島上的通行證。

 第五章海蘭小姐

  我赤身裸體,這一次連內褲都沒有穿的。剛才在自己的房間�,我終于有機

會洗澡了,這可是我來船上那麽久第一次洗澡啊!而且更值得一提的是,我這一

次洗澡居然用的是熱水,而且不帶半點兒雜質。

  這個不大的房間�隻有我和蜜貴人2個人,我靜靜的跪在地上,蜜貴人的手

�拿著一張單子,單子上面是我這次測試的綜合分數。

  蜜貴人終于開口說話了,隻聽她說道:「經過一個多月菲菲對你的訓練,又

經過丹丹,菲菲和依依對你的測試,總體來說,你還是合格。不過,合格歸合格,

有幾點我還是必須對你講清楚的。首先,要記住菲菲對你的訓練,因爲這些就是

你以後在島上生活的方式。還有,就是要記住,測試歸測試,以後你在島上會遇

見很多突發狀況,一定要學會隨機應變。最後,希望你在島上能夠很好的生活,

島上的每一位女性你都必須尊重,記住我們的原則,那就是女尊男卑!」

  我很認真的聽著蜜貴人的話,等著蜜貴人說完我也磕頭表示明白。接下來,

我便被幾個壯漢五花大綁,然後送上了一艘小船,我的眼睛被蒙著,耳朵也被捂

住,我不知道是什麽原因,我隻知道在這艘船上過了沒多久,我便又被一群人給

送上了一輛卡車,在卡車上面又過了幾個小時,我終于到達了目的地。

  這是一個小型工廠,我不知道自己怎麽會被送到這�。我被人關在一個籠子

�面,然後便吊在半空中,緊接著幾天,我都是吃著不知道從什麽地方來的殘渣

剩飯。雖然我已經能看見也能聽見,但是對周圍的一切還是感到恐懼,因爲就連

每天給我送飯的小夥子也是一個啞巴,幾乎在這�就沒人能夠和我溝通交流。

  也不知道過了有幾天,終于有一天我被放了下來。我不知道接下來我將面臨

什麽,但是我卻還是充滿好奇,我自己也覺得奇怪,因爲我不知道爲什麽會有好

奇心,這一切本不應該我好奇的。

  聽人說,這家小型工廠的廠長是一個叫做海蘭的小姐。在島上,小姐的地位

也算很高了,總共島上也就隻有8位小姐,而海蘭小姐就算是其中之一,這不禁

又讓我很想見識一下這位小姐。不過,在這家工廠�,能看見海蘭小姐的人少之

又少,畢竟小姐總是小姐,不是任何一個人都有機會見著的。

  我並不知道我爲什麽會被送進這個工廠,也不知道這個工廠具體是做什麽的。

不過,有一點可以確認,就是這個工廠真的很複雜,雖然我來到這個工廠已經幾

天了,但是對于這個工廠一點兒也不熟悉。畢竟工廠也應該聽到機器的聲音,可

是這�沒有除了有車進車出的喇叭聲,其他什麽聲音也沒有了。我心�充滿好奇,

真的很想知道這個工廠是幹什麽的。不過,好像現在我終于有機會弄清楚了,因

爲我已經被一個女人牽著走出了一直住著的籠子�。

  這個女人沒有和我說一句話,隻是靜靜的牽著我穿過後院,然後來到一個倉

庫�。倉庫很大,�面依然很安靜。沒有一個人,除了我就是那個牽著我的女人,

其他一個人也找不到了。我不知道這個女人爲什麽會帶我來這兒,更不知道接下

來她要對我做什麽。

  那個女人停住了腳步,拿出一塊黑布將我的眼睛蒙住,然後又給我戴上手鏈

腳鏈,接下來她讓我整個人趴在地上。我還是不知道她究竟要做什麽,不過我還

是按照她的吩咐趴在了地上。很快,我受到了來到島上以後的第一個刺激,這個

刺激主要來自痛,也應該算是我在島上最痛的一次吧!

  痛來自于屁股,痛的原因是因爲那個女人居然用燒紅的鐵在我的屁股上燙了

一個編號。一直到後來我才知道,原來爲了給我們一個身份,所以新來到這個島

上的男人都必須在屁股上有一個終身編號,而這個編號就好像是你的身份證一樣,

隻要你有了這個編號你才是這個島上正式的狗,如果沒有編號你是不可能在這個

島上生活的,因爲沒有人會去用一個沒有編號的狗。

  我終于成爲島上一條正式的狗狗了。

  那個女人用冰塊敷在我的屁股上,減少了我不少的疼痛。我休息了將近一天

多,屁股上的烙印已經深入,相信會一輩子跟著我了。現在,我有了編號,應該

是島上一條正式的狗狗了,我真的很期待,我下一步應該是幹什麽。

  正在我特別期待的時候,我忽然又被2個男人帶走了。我不知道他們要把我

帶到什麽地方去,和他們一直走了很久,終于在一個房間門口停了下來。

  「你自己進去吧!�面有人等著你。」

  這個男人說話還真是很簡單,說完以後他就離開了,我獨自一個人站在房間

門口,很快也就進了房間。

  房間�面果然有人,還是2個女人,一個坐在沙發上,另一個站在這個女人

的背後。我爬了過去,隻聽站在後面的那個女人對我說道:「狗狗,你看見我們

的海蘭小姐還不磕頭請安啊?」

  原來坐在沙發上那個年齡在30歲左右的女人就是海蘭小姐啊!果然氣質不

一般,坐在那�一副高傲的樣子就不得不令人臣服。她的身材很苗條,皮膚也很

白,特別是笑起來的樣子特別迷人。可是,要讓海蘭小姐笑一下也不是一件容易

的事兒。

  我跪在地上,給海蘭小姐磕頭請安。海蘭小姐沒有任何動靜,倒是站在她身

後的那個女孩有了反應,她走到我面前,用腳踩在我的頭上對我說道:「我是海

蘭小姐的貼身丫鬟,名字叫做小翠,和海蘭小姐在一起已經有段時間了。當然,

海蘭小姐把你請到這�來不是伺候我的,你也不用覺得不好意思,等你出了這個

工廠你就知道了,能在這個工廠�伺候過海蘭小姐的狗狗沒有一個出去混的不好

的,所以你應該覺得榮幸。好了,該說的我都說完了,留在這個房間�好好伺候

海蘭小姐吧!」

  小翠說完以後就離開了這個房間,這個房間就隻剩下我和海蘭小姐2個人了,

因爲才來到島上,我並不知道這個島上的規矩是怎麽樣的,所以我並不知道接下

來我到底應該做什麽,隻得趴在那�一動不動,等著海蘭小姐的命令。

  我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海蘭小姐終于開口對我說話了。隻聽她對我說道:

「你的簡曆我已經看過了,你在輪船上接受蜜貴人等人訓練的時候,她們都誇你

舔腳技術很好。這個島上也是一個優勝劣汰的地方,既然你在舔腳方面有天賦,

我們自然不能埋沒你。所以,今天讓你來到這�的目的很簡單,就是要看看你的

舔腳技術是不是像蜜貴人她們說的那樣好。」

  聽了海蘭小姐的話我才明白,原來是蜜貴人她們在簡曆�寫了我的好話啊!

  我一時之間想起小翠的話,不禁有點兒感謝蜜貴人她們。畢竟,小翠說的很

有道理。海蘭小姐是島上的小姐,要知道在這個島上能被稱爲小姐的女人隻有8

個,而海蘭小姐就是其中之一,所以能夠伺候海蘭小姐,這不僅僅是一種榮幸,

更是一種榮耀。伺候了海蘭小姐,以後出去混也要好混一些。

  我跪直了身子,對海蘭小姐說道:「承蒙海蘭小姐看得起狗狗,狗狗一定會

竭盡所能,好好爲海蘭小姐舔腳,希望海蘭小姐滿意。」

  話音剛落,我也來不及準備,便爬到了海蘭小姐的面前開始了工作。舔腳是

這個島上最最最基本的技巧,但是越是基本的技巧越難讓人滿意。我低頭看見了

海蘭小姐的玉足,她穿著一雙黑色的高跟涼鞋,玉足展露在外面,皮膚白嫩,讓

人充滿無盡的遐想。

  我雙手捧起海蘭小姐的右腳,還沒有放進嘴�舔,光看著我就已經饞的流口

水了。我不得不承認海蘭小姐的玉足實在是保養的太好了,讓我給海蘭小姐舔腳

那就是讓我折壽,因爲連我自己都覺得,我的嘴巴還沒有海蘭小姐的玉足高貴。

  我小心翼翼的將海蘭小姐的右腳捧起,不敢首先就去舔海蘭小姐的玉足。隻

得先從鞋底下手,將海蘭小姐的鞋底舔幹淨後又將海蘭小姐高跟涼鞋的鞋跟含在

嘴�,就好像在口交似的吮吸著鞋跟,舌頭還不時的打轉。鞋底已經順利舔幹淨,

我立刻開始爲海蘭小姐舔腳。我並沒有慌著爲海蘭小姐脫鞋,因爲我還要將海蘭

小姐高跟涼鞋的上面部分給舔幹淨。可是,正當我準備舔上面的時候,海蘭小姐

忽然用她的左腳將我踢到在地,然後狠狠的對我說道:「你這隻傻狗,舔興奮了

是不是?你就這樣用你舔了鞋底的髒嘴舔我的腳,那豈不是我的腳會被你越舔越

髒?」

  聽海蘭小姐這麽一說,我才恍然大悟。是啊,剛才舔了那麽髒的鞋底,又舔

海蘭小姐的玉足,那豈不是將鞋底的髒東西全部舔到了海蘭小姐的玉足上面?幸

好剛才海蘭小姐及時制止,要不然我可要犯了一個天大的錯誤,我狠狠的抽了自

己一個耳光,對這件事我深深的給海蘭小姐磕頭認錯。

  海蘭小姐很是理解人,知道我是一時興奮所以忘記了,所以也沒有怎麽懲罰

我。她依然高傲的坐在那�,對我說道:「算了,以後注意就行了。你去把小翠

給我叫進來,她應該就在問外。」

  聽了海蘭小姐的話,我立刻爬到門口,門一打開,果然看見小翠站在那�。

  小翠見我打開了門,眼睛又往海蘭小姐那�一看,看見海蘭小姐正在招手示

意她進來,小翠立刻就跑到了海蘭小姐的身旁。

  「小姐,您喚小翠來有什麽事兒嗎?」

  海蘭小姐看了看我,「這隻賤狗剛才把我的鞋底舔幹淨了,現在嘴巴髒兮兮

的,你趕快來幫他洗洗嘴巴吧!」

  聽了海蘭小姐的話,小翠立刻走到我的面前。比起海蘭小姐,小翠可沒有那

麽好的脾氣,而且二話沒說,小翠直接抓住我的頭發將我的頭帶到了她的胯下,

然後對我說道:「我可沒有海蘭小姐那麽好的脾氣,像你這樣的賤狗我看得多了,

要有多賤就有多賤,其他人需要你們的伺候,我可不需要。今天要不是海蘭小姐

開口,你想喝到我的聖水,恐怕比登天還要難呢!」

  要是小翠不說,我還真不知道我現在是要和小翠的聖水。不過,已經來不及

細想了。我張開嘴,還沒多一會兒,隻覺得小翠的聖水已經開始慢慢進入我的嘴

�。我大口大口的喝著,這是我來到島上第一次喝聖水,很久沒喝了還有點兒不

習慣那個味道,不過也很快就適應了。

  小翠的聖水終于讓我喝完了,我正準備伸出舌頭爲小翠清理清理,哪知道都

已經被小翠一腳給踢到在地。海蘭小姐將這一切看在眼�,最後隻是笑著說了一

句話,「小翠,我知道你從來都很是看不起這個島上的狗狗們,不過也不要總是

這樣,他們無論做什麽也不外乎是伺候你,你又何必不領這個情呢?」

  小翠聽了海蘭小姐的話,人一下子就變得溫柔了,對海蘭小姐說道:「是,

小姐。小翠知道了,小翠以後會注意的。」

  海蘭小姐點了點頭,「恩,知道就好。小翠,你來到我身邊的時間已經不短

了,我很清楚,你來到我身邊隻是想一輩子陪在我身邊,你的這份情我是知道的,

讓你做丫鬟實在是委屈了你。」

  小翠聽了海蘭小姐的話,臉不禁一紅,低著頭小聲的說道:「小姐,您是知

道的,小翠一輩子跟在您身邊隻是因爲小翠喜歡您的玉足,誰知道您還經常請那

些剛來的賤狗給您舔腳,難道您就不怕他們的髒嘴玷汙您高貴的玉足嗎?」

  海蘭小姐終于笑了,「小翠,你真的很想知道他們的技術如何嗎?這樣吧!

  每一次都是那麽你吃醋所以讓你在門外候著,這一次你就和這隻賤狗一起給

我舔腳吧!」

  小翠一聽到海蘭小姐這麽一說,也不知道她心�究竟是高興還是傷感,隻看

見小翠也跪在了地上,爬到我旁邊。第一次和其他人一起舔腳,而且這個所謂的

其他人還是一個女人,我一時之間也變得緊張起來了。我也不知道我爲什麽會緊

張,我繼續捧著海蘭小姐的右腳,小翠則是將海蘭小姐的鞋子脫去然後將鞋子甩

在了一邊。我看見小翠的這一舉動居然有點不知所措,那畢竟是海蘭小姐的鞋子,

怎麽可以這麽隨意的就甩在一旁呢?

  我不敢說小翠的壞話,隻得靜悄悄的爬過去,將海蘭小姐的鞋子捧起,將鞋

子上面部分又給舔了一遍。正當我將海蘭小姐的這隻鞋子舔完,還沒反應過來,

小翠又將海蘭小姐的另外一隻鞋子給丟了過來。我一下子心�有點兒氣憤,但是

也不敢表現出來,隻得跪在那�又將海蘭小姐的另外一隻鞋子舔幹淨。

  正道我準備爬回去,忽然海蘭小姐用她的玉足將我控制住,然後順勢讓小翠

也停止了。海蘭小姐說道:「小翠,現在你明白了嗎?這是一個男尊女卑的小島,

在男人伺候女人的時候,他們會格外小心,因爲他們知道稍微一不注意可能性命

難保,但是你不一樣,你給我舔腳純屬喜好,所以即便你犯錯我也不會說什麽。

這種地位的差別才是我需要的,而不是像你這樣單純因爲喜歡所以才做的。」

  小翠聽了海蘭小姐的話不禁低下了頭,我繼續捧著海蘭小姐的玉足舔著。小

翠沒有過來和我一起舔,隻是時不時的往海蘭小姐的玉足上吐著口水,好像是希

望讓我借助這些口水將海蘭小姐的玉足舔的更幹淨。

 第六章挑選比賽

  離開了工廠,離開了海蘭小姐。我,一個人,流浪,街頭。

  對于每一個剛進入小島的狗狗來說,流浪可能是我們的必經之路。當工廠給

了我們一個編號,隻有少數一群人可以被分配到直接去做狗狗,而剩下的狗狗都

是直接被甩在大街上流浪。當然,流浪就有2種可能,一種可能是餓死街頭,而

另外一種可能則是保住性命,順利開始在島上的生活。


站点申明:网站内容均来自其他互联网内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。